《墨子·城守》

[备城门] 禽滑厘问于子墨子曰①:“由圣人之言,凤鸟之不出,诸侯叛殷周之国,甲兵方起于天下,大攻小,强执弱,吾欲守小国,为之奈何?”子墨子曰:“何攻之守?”禽滑厘对曰:“今之世常所以攻者,临、钩、冲、梯、堙、水、穴、突、空洞、蚁附、轒辒、轩车②,敢问守此十二者奈何?”
子墨子曰:“我城池修,守器具③,樵粟足,上下相亲,又得四邻诸侯之救,此所以持也④。且守者虽善,而君不用之,则犹若不可以守也。若君用之,守者又必能乎守者,不能而君用之,则犹若不可以守也。然则守者必善而君尊用之,然后可以守也。”
“凡守围城之法: 城厚以高;壕池深以广;楼撕修;守备缮利;薪食足以支三月以上;人众以选;吏民和;大臣有功劳于上者多;主信以义,万民乐之无穷;不然,父母坟墓在焉;不然,山林草泽之饶足利;不然,地形之难攻而易守也;不然,则有深怨于敌而有大功于上;不然,则赏明可信而罚严足畏也: 此十四者具,则民亦不疑上矣,然后城可守。十四者无一,则虽善者不能守矣。”
“去城门五步大堑之⑤,高地丈五尺,下地至泉,三尺而止,施栈其中⑥,上为发梁而机巧之⑦,比附薪土⑧,使可道行,旁有沟垒,毋可逾越,而出挑且败,敌人遂入,引机发梁⑨,敌人可擒。敌人恐惧,而有疑心,因而离。”
 
〔注释〕 ① 《备城门》、《备高临》、《备梯》、《备水》、《备突》、《备穴》、《备蚁附》、《迎敌祠》、《旗帜》、《号令》和《杂守》十一篇,是墨家的军事学论文,叙述墨家守城的技术方法。限于篇幅,兹选录部分文字,集为一篇,沿用岑仲勉《墨子城守各篇简注》(中华书局1958年版)的称呼,名为《城守》。禽滑厘: 墨子弟子。《公输》载墨子谓“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”。 ② 临: 在城外筑土山,以居高临下。钩: 钩城壁攀城。冲: 冲撞。梯: 以云梯登城。《墨子·公输》:“公输般为楚造云梯之械成,将以攻宋。”堙: 填塞护城河。水: 决水淹城。穴: 掘穴坏城。突: 突袭城下。空洞: 在城墙上挖洞以攻城。蚁附: 密集爬城。轒辒: 用轒辒车掩护攻城。轩车: 车上高悬板屋以窥城,又名望楼车、巢车。 ③ 具: 具备。 ④ 持: 持久坚守。 ⑤ 堑: 护城河,壕沟。 ⑥ 栈: 编板,小桥。 ⑦ 上为发梁而机巧之: 在上面安装用机械控制的活动吊桥。 ⑧ 比附薪土: 依次铺上树枝和土。 ⑨ 引机发梁: 牵引机械,挪开吊桥。
 
[备高临] 禽子再拜再拜曰:“敢问敌人积土为高,以临吾城,薪土俱上,以为羊黔①,蒙橹俱前,遂属之城②,兵弩俱上,为之奈何?”子墨子曰:“子问羊黔之守耶?羊黔者,将之拙者也,足以劳卒,不足以害城。守为台城③,以临羊黔,左右出距,各二十尺,行城三十尺,强弩射之,技机掷之④,奇器投之⑤,然则羊黔之攻败矣。”
“备高临以连弩之车,材大方一尺,长称城之薄厚。两轴三轮,轮居筐中,重下上筐。左右旁二植,左右有横植,横植左右皆圆枘,枘径四寸。左右缚弩皆于植,以弦钩弦,至于大弦。弩臂前后与筐齐,筐高八尺,弩轴去下筐三尺五寸。连弩机郭用铜一石三十斤。引弦辘轳收。筐大三围半,左右有钩距,方三寸,轮厚尺二寸,钩距臂博尺四寸,厚七寸,长六尺。横臂齐筐外,爪尺五寸,有距,博六寸,厚三寸,长如筐。有仪⑥。有屈伸,可上下。为武,重一石,以材大围五寸。矢长十尺,以绳系于矢端,如弋射⑦,以辘轳卷收。矢高弩臂三尺,用弩无数,出入六十枚,用小矢无留。十人主此车。遂拒寇,为高楼以射敌,城上以答罗矢⑧。”
 
〔注释〕 ① 羊黔: 土山的基址。 ② 属: 接连。 ③ 台城: 编连大木,从城墙横出的守城设施。又叫行城。 ④ 技: 巧。岑仲勉谓当读如“掷”。 ⑤ “投”原脱,今以义补。 ⑥ 仪: 表,用于瞄准。 ⑦ 弋射: 用绳系在箭上射。 ⑧ 罗: 收罗。
 
[备梯] 禽滑厘子事子墨子三年,手足胼胝①,面目黧黑,役身给使,不敢问欲,子墨子甚哀之,乃管酒怀脯②,寄于泰山③,灭茅坐之④,以醮禽子⑤,禽子再拜而叹。
子墨子曰:“亦何欲乎?”禽子再拜再拜曰:“敢问守道。”
子墨子曰:“姑无姑无,古有其术者,内不亲民,外不约治⑥,以少闲众,以弱轻强,身死国亡,为天下笑,子其慎之,恐为身灾。”
禽子再拜顿首,愿遂问守道,曰:“敢问客众而勇,堙茨吾池⑦,军卒并进,云梯既施,攻备已具,武士又多,争上吾城,为之奈何?”
子墨子曰: 问云梯之守耶?云梯者重器也,其动移甚难,守为行城,杂楼相间,以环其中,以适广狭为度,环中藉幕⑧,毋广其处。行城之法,高城二十尺,上加堞,广十尺,左右出距各二十尺;高广如行城之法。
“为爵穴、熏鼠⑨,施答其外,机冲栈城,广与队等,杂其间以镌剑⑩,持冲十人,执剑五人,皆以有力者。令案目者视敌,以鼓发之,夹而射之,重而射之,技机掷之,城上繁下矢石沙灰以雨之,薪火水汤以济之⑪,审赏行罚,以静为故,从之以急,毋使生虑,若此则云梯之攻败矣。”
“守为行堞,堞高六尺而一等⑫,施剑其面,以机发之,冲至则去之,不至则施之。爵穴三尺而一。蒺藜投必遂而立,以车推引之。置裾城外⑬,去城十尺,裾厚十尺。伐裾之法,小大尽本断之,以十尺为断,离而深埋之,坚筑毋使可拔。二十步一杀⑭,杀有一格,格厚十尺。杀有两门,门广五尺。裾门一,施浅埋,勿筑,令易拔。城上希裾门而置橛⑮。”
“悬火,四尺一钩弋⑯。五步一灶,灶门有炉炭,令敌人尽入,熏火烧门,悬火次之。出载而立,其广终队。两载之间一火,皆立而待鼓,而燃火,即具发之。敌人除火而复攻,悬火复下,敌人甚病,故引兵而去,则令吾死士左右出突门击溃师⑰,令贲士⑱、主将皆听城鼓之音而出,又听城鼓之音而入,因素出兵施伏⑲,夜半城上四面鼓噪,敌人必惑,有此必破军杀将。以白衣为服,以号相得⑳,若此,则云梯之攻败矣。”
 
〔注释〕 ① 胼胝(pián zhī): 茧子。 ② 管酒怀脯: 用竹筒装酒,怀揣着肉干。 ③ 寄: 及,至。 ④ 灭茅: 压着茅草。 ⑤ 醮: 给对方敬酒。 ⑥ 约治: 相约治事。 ⑦ 堙次: 塞满。 ⑧ 藉幕: 遮幕。 ⑨ 熏鼠: 借指小孔穴。 ⑩ 镌: 凿 ⑪ 济: 继。 ⑫ 等: 齐。 ⑬ 裾: 藩篱,栅栏。 ⑭ 杀: 杀敌之所。 ⑮ 希: 望,对着。 ⑯ 钩弋: 挂火具的钩。 ⑰ “突”原作“穴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 ⑱ 贲士: 勇士。 ⑲ 因: 于是。素: 数,屡次。 ⑳ 以号相得: 用口号互相联络。
 
[备水] 城内堑外,周道广八尺。备水谨度四旁高下。城中地偏下,令渠其内。及下地,地深穿之,令漏泉。置测瓦井中,视外水深丈以上,凿城内水渠。并船以为十临①,临三十人,人擅弩,十四有方②,必善以船为轒辒。二十船为一队,选材士有力者三十人共船,其二十人人擅有方,剑甲兜鍪③,十人人擅矛④。先养材士,为异舍食其父母、妻子以为质,视水可决,以临轒辒,决外堤,城上为射机疾佐之。
 
〔注释〕 ① 并船: 合并两船。 ② “十”原作“计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方: 锄。 ③ 兜鍪: 像今之钢盔。 ④ “矛”原作“苗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
 
[备突] 城百步一突门,突门各为窑灶,灶入门四五尺,为其门上瓦屋,毋令水潦能入门中。吏主塞突门,用车两轮,以木束之,涂其上,维置突门内,使度门广狭,令之入门中四五尺。门旁为橐,充灶状柴艾,寇即入,下轮而塞之,鼓橐而熏之。塞突门①,以车两轮为辒②,涂其上,以门高下广狭为度③,令入门中四五尺维置之④,当门者客争伏门⑤,转而塞之。为窑容三圆艾者,令其突入伏,人伏傅突一旁,以二橐守之勿离。
 
〔注释〕 ① 由“塞突门”至“勿离”一段,旧错入《备城门》篇,据岑仲勉校移此。“突”原误为“门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 ② “轮”旧为“走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“辒”用以塞敌路。据岑仲勉说。 ③ “门”原误为“穴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 ④ “门”原误为“穴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维置: 悬挂。 ⑤ 第一个“门”字,原误为“穴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客争伏门: 指敌人抢入守方已设伏的突门。
 
[备穴] 禽子再拜再拜曰:“敢问敌人有善攻者①,穴土而入,缚柱施火,以坏吾城,城坏,城中人为之奈何②?”子墨子曰:“问穴土之守耶?备穴者城内为高楼,以谨候望敌人,敌人为变筑垣聚土非常者,若旁有水浊非常者③,此穴土也,急堑城内穴其土直之④。穿井城内,五步一井,傅城足⑤,高地一丈五尺,下地得泉三尺而止。令陶者为罂,容四十斗以上,固幂之以薄络革⑥,置井中,使聪耳者伏罂听之,审知穴之所在,凿穴迎之。令陶者为瓦窦,长二尺五寸,大围⑦,中判之,合而施之穴中,偃一、覆一,善涂其窦际,勿令泄,两旁皆如此,与穴俱前,下迫地,置糠若炭其中⑧,勿满,炭糠长亘窦,左右俱杂,相如也。穴内口为灶,令如窑,令容七八圆艾,左右窦皆如此,灶用四橐。穴且遇,以桔槔冲之,疾鼓橐熏之,必令明习橐事者勿令离灶口。连版以穴高下广狭为度,令穴者与版俱前,凿其版,令容矛,参分其疏数,令可以救窦。穴则遇,以版当之,以矛救窦,勿令塞窦。窦则塞,引版而却,过一窦而塞之,凿其窦,通其烟,烟通,疾鼓橐以熏之。从穴内听穴之左右,疾绝其前,勿令得行。若集客穴,塞之以柴涂,令无可烧版也: 然则穴土之攻败矣。”
 
〔注释〕 ① “敌”原作“古”,据王念孙校改。 ② “城”旧作“或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 ③ 若: 或。 ④ 直之: 与之相当。 ⑤ 傅城足: 接近城墙根。 ⑥ 幂: 封。络革: 生革,据张纯一说。 ⑦ “大”旧作“六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“围”指抱。 ⑧ 若: 与。
 
[备蚁附] 禽子再拜再拜曰:“敢问敌人强梁①,遂以附城,后上先断②,以为法程③,堑城为基,掘下为室,前上不止,后射既疾,为之奈何?”
子墨子曰:“子问蚁附之守耶④?蚁附者将之忿者也,守为行临射之⑤,技机掷之⑥,擢之,太泛迫之⑦,烧答覆之⑧,沙石雨之,然则蚁附之攻败矣。备蚁附为悬脾⑨,以木板厚二寸,前后三尺,旁广五尺,高五尺而折为下磿车⑩,轮径尺六寸,令一人操二丈四矛,刃其两端,居悬脾中,以铁索二缚悬脾上衡⑪,为之机,令有力四人下上之,勿离。施悬脾,大数二十步一⑫,攻队所在,六步一。”
“为垒答⑬,广、纵各二丈,以木为上衡,以大麻索编之,染其索涂中,为铁索,钩其两端之悬。客则蚁附城,烧答以覆之,连梃、沙灰皆救之⑭。以车两走,轴间广大,以圉范之⑮,融其两端以束轮,遍遍涂其上⑯,窒中以榆若蒸⑰,以棘为旁,命曰火投⑱,一曰传烫⑲,以当队。客则乘队,烧传烫斩维而下之⑳,令勇士随而击之,以为勇士前行,城上辄塞坏城。”
“城下足为下锐镵弋㉑,长五尺,大围半以上,皆剡其末㉒,为五行,行间广三尺,埋三尺,犬牙树之。为连殳㉓,长五尺,大十寸㉔。梃长二尺,大六寸,索长二尺。椎,柄长六尺,首长尺五寸。斧,柄长六尺,刃必利。答广丈二尺,其长丈六尺㉕,垂前衡四寸,两端接尺相覆,勿令鱼鳞三,着其后衡中央,大绳一,长二丈六尺。答楼不会者以牒塞㉖,数暴干,答为格,令风上下。堞恶疑坏者,先埋木长十尺㉗,一步一㉘。即坏,钉植㉙,以卢薄押于木㉚,卢薄长八尺,广七寸,径一尺,数施一击而下之㉛,为上下钉而钉之㉜。经一钩、木楼、垒石㉝。悬答植内,毋植外。柞格,埋四尺,高者十尺,木长短相杂,锐其上而外内厚涂之。行栈悬答㉞。隅为楼,楼必再重。土,五步一,毋下二十垒。爵穴,十尺一,下堞三尺,广其外。转壅城上,楼及散与池、革盆,若傅,攻卒击其后缓失,治。熏火㉟。”
“凡杀蚁附而攻者之法,置薄城外,去城十尺,薄厚十尺。伐薄之法,大小尽本断之,以十尺为断,离而深埋坚筑之,毋使可拔。二十步一杀,有格,厚十尺,杀有两门,门广五尺,薄门浅埋之㊱,勿筑,令易拔。城上希薄门而置桀㊲。悬火,四步一枳㊳,五步一灶,灶门有炉炭,令敌人尽入,熏火烧门,悬火次之,出载而立,其广终队,两载之间一火,皆立而待,鼓音而燃火,即具发之,敌人辟火而复攻,悬火复下,敌人甚病。敌引师而去,则令吾死士左右出穴门击溃师,令贲士、主将皆听城鼓之音而出,又听城鼓之音而入,因素出兵将施伏,夜半而城上四面鼓噪,敌人必惑,破军杀将。以白衣为服,以号相得。”
 
〔注释〕 ① 强梁: 强横,凶暴。 ② 断: 斩。 ③ 法程: 法式。 ④ 蚁附: 像蚂蚁一样密集爬城。 ⑤ 行临: 守城方在城上临时搭制的简易木楼,类似现今建筑用的脚手架,可以站人,居高临下射击。 ⑥ 技机: 又叫掷车,用来抛掷杀伤敌人之物。 ⑦ 太泛: 滚烫的开水或其他燃烧物。 ⑧ 答: 帘子。 ⑨ 悬脾: 悬挂的有孔木仓,掩护守城者刺杀爬城敌人。 ⑩ 下磿车: 滑车。 ⑪ 据岑仲勉校改。 ⑫ 大数: 大概。 ⑬ 垒答: 可以下滑烧敌的帘子。 ⑭ 据岑仲勉校改。 ⑮ 圉范: 固定箍紧。 ⑯ 遍遍: 密密。 ⑰ 窒: 充塞。若: 或。蒸: 柴火。 ⑱ 火投: 投向敌方的火球。 ⑲ 传烫: 可烫伤敌人的流体物。 ⑳ 斩维: 斩断牵绳。 ㉑ 弋: 阻拦人马通行的栅栏。 ㉒ 剡: 削尖。 ㉓ 连殳: 撞击兵器,竹制。 ㉔ “寸”原作“尺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 ㉕ “其长”二字旧脱,据岑仲勉校增。 ㉖ 会: 密合。牒: 木片。 ㉗ “长”字据岑仲勉校增。 ㉘ “步”原作“枚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 ㉙  ㉚ 据岑仲勉校改。 ㉛ 数: 频频。 ㉜ 据岑仲勉校改。 ㉝ “钩”字前原衍“经一”二字,今删。 ㉞ 句前原衍“为前行”三字,今删。 ㉟  ㊱ 据岑仲勉校改。 ㊲ 据《备梯》篇校改。 ㊳ 枳: 指悬挂火具的木桩。
 
[旗帜] 守城之法: 木为苍旗,火为赤旗,薪樵为黄旗,石为白旗,水为黑旗,食为菌旗。死士为苍鹰之旗,劲士为虎旗,多卒为双兔之旗,五尺童子为童旗①,女子为姊妹之旗。弩为狗旗,戟为旌旗,剑盾为羽旗,车为龙旗,骑为鸟旗。凡所求索,旗名不在书者,皆以其形名为旗。城上举旗,备具之官致财物,物足而下旗。
凡守城之法: 石有积,樵薪有积,菅茅有积②,萑苇有积,木有积,炭有积,沙有积,松柏有积,蓬艾有积,麻脂有积,金铁有积,粟米有积;井灶有处;重质有居;五兵各有旗;节各有辨;法令各有贞③,轻重分数各有情;主循道路者有径。廷尉各为帜,竿长二丈五,帛长丈五,广半幅者六。
寇附攻前池外廉④,城上当队鼓三,举一帜。到水中洲,鼓四,举二帜。到藩⑤,鼓五,举三帜。到冯垣⑥,鼓六,举四帜。到女垣⑦,鼓七,举五帜。到大城,鼓八,举六帜。乘大城半以上,鼓无休。夜以火,如此数。寇却解,辄部帜如进数,而无鼓。
城将为绛帜,长五十尺。四面四门将长四十尺。其次,三十尺;其次,二十五尺;其次,二十尺;其次,十五尺;高无下十五尺。城中吏、卒、民、男、女皆辨异衣章徽,令男女可知。城上吏置之背,卒于头上。城下吏、卒置之肩,左军于左肩,右军于右肩,中军置之胸。各一。鼓,中军一,每鼓三、十击之,有鼓之吏,谨以次应之;当应鼓而不应,不当应而应鼓,主者斩。道广三十步,于城下夹阶者各二其井,置铁罐。于道之外为屏,三十步而为之圆,高丈,为民溷,垣高十二尺以上。巷术周道者必为之门⑧,门,二人守之,非有信符,勿行,不从令者斩。
诸守柞格者三出却敌,守以令召赐食前,予大旗,署百户邑若他人财物,建旗其署,令皆明白知之,曰某子旗。柞格内广二十五步,外广十步,长以地形为度。勒卒中教⑨,解前后、左右,卒劳者更休之。
 
〔注释〕 ① 五尺童子: 十四岁以下儿童。 ② 菅茅: 茅草。 ③ 贞: 定。 ④ 前池外廉: 护城河外边。 ⑤ 藩: 藩篱。 ⑥ 冯垣: 城外低墙。 ⑦ 女垣: 女墙,供窥视用的矮墙。 ⑧ 术: 城中道路。周道: 大道。 ⑨ 勒: 约束。中教: 合乎教令。
 
[号令] 安国之道,道任地始①。地得其任则功成,不得其任则劳而无功。人亦如此。备不先具者无以安主。吏卒民多心不一者,皆在其将长。诸行赏罚及有治者必出于公。王数使人行劳赐②,守边城关塞、备蛮夷之劳苦者,举其守帅之财用有余、不足③,地形之当守边者,其器备常多者。边县邑视其树木恶则少用④。田不辟⑤,少食。无大屋、草盖,少用桑。多财,民好食。为内堞,内行栈,置器备其上。城上吏、卒、养皆为舍道内,各当其隔部。养、什二人。为符者曰“养吏”一人,辨护诸门。门者及有守禁者皆无令无事者得稽留止其旁,不从令者戮。敌人但至,千丈之城必郭迎之,主人利,不尽千丈者勿迎也,视敌之居曲众少而应之⑥,此守城之大体也。其不在此中者,皆心术与人事参之。凡守城者以亟伤敌为上,其延日持久以待救之至,不明于守者也。能此,乃能守城。
 
〔注释〕 ① 任: 用。 ② 数: 屡。行劳赐: 劳军、犒赏。 ③ 举: 举报,报告。 ④ 恶: 恶劣,缺乏。 ⑤ 辟: 开辟。 ⑥ 居曲: 部曲。
 
[杂守] 禽子问曰:“客众而勇,轻意见威①,以骇主人,薪土俱上,以为羊黔,积土为高,以临吾民,蒙橹俱前,遂属之城,兵弩俱上,为之奈何?”
子墨子曰:“子问羊黔之守耶?羊黔者攻之拙者也,足以劳卒,不足以害城;羊黔之攻,远攻则远害,近城则近害,害不至城。矢石无休,左右趣射②,垒为拄后③,望以固,厉吾锐卒,慎勿使顾④,守者重下,攻者轻去,养勇高奋⑤,民心百倍,多执数赏,卒乃不怠。作土不休,遂属之城,以御云梯之法应之。凡待堙、冲、云梯、临之法,必广城以御之;曰不足⑥,则以木椁之⑦,左百步,右百步。繁下矢、石沙、灰以雨之,薪火水汤以济之,选厉锐卒,慎勿使顾,审赏行罚,以静为故,从之以急,无使生虑,养勇高奋,民心百倍,多执数赏,卒乃不怠。冲临梯皆以冲冲之。”
“渠长丈五尺,其埋者三尺,夫长丈二尺。梯渠广丈六尺,其梯丈二尺,渠之垂者四尺。渠无傅堞五寸。梯渠十丈一。渠答大数,里二百五十八。渠答百二十九。诸外道可要塞以难寇⑧,其甚害者为筑三亭⑨,亭三隅,织女之⑩,令能相救。诸巨阜、山林、沟渎、丘陵、阡陌、郭门若阎术⑪,可要塞及为徽职,可以迹知往来者少多及所伏藏之处。保民先举城中官府⑫、民宅、室署,大小调处;保者或欲从兄弟、知识者许之。外宅粟米、畜产、财物、诸可以佐城者⑬,送入城中;事即急,则使积门内。民献粟米、布帛、金钱、牛马、畜产,皆为值平价与主券,书之⑭。”
“筑邮亭者圜之⑮,高三丈以上,令倚杀。为臂梯⑯;梯两臂,袤三尺⑰,连版三尺,报以绳连之⑱。堑再匝⑲,为悬梁。亭一鼓,砻灶。寇烽、警烽、乱烽、传火,以次应之,至主国止⑳,其事急者引而上下之。烽火已举,辄五鼓传,又以火属之㉑,言寇所从来者少多,毋淹滞㉒。去来属次㉓,烽勿罢。望见寇,举一烽。入境,举二烽。射栖㉔,举三烽、一篮㉕。郭会㉖,举四烽、二篮。城会㉗,举五烽、三篮。夜以火,如此数。守烽者事急。”
“候无过五十,寇至堞,随去之,无淹滞。日暮出之,令皆为徽职。钜阜、山林,皆令可以迹者平明而迹,无下里三人。各立其表,城上应之。候出置田表,斥坐郭内外,立旗帜,卒半在内,令多少无可知。即有警,举外表。见寇,举次表。城上以麾指之,斥步鼓,整旗以备战,从麾所指。田者男子以战备从斥㉘,女子亟走入。即见寇,鼓,传到城止。守表者三人,更立捶表而望,守数令骑若吏行旁视㉙,有以知其所为。其曹一鼓。望见寇,鼓,传到城止。”
“斗食㉚,终岁三十六石。三食㉛,终岁二十四石。四食㉜,终岁十八石。五食㉝,终岁十四石四斗。六食㉞,终岁十二石。斗食,食五升。三食,食三升小半。四食,食二升半。五食,食二升。六食,食一升大半。日再食㉟。救死之时,日二升者二十日,日三升者三十日,日四升者四十日,如是而民免于九十日之约矣㊱。城中无食,则为大杀㊲。”
 
〔注释〕 ① 轻意: 轻视,骄慢。 ② 趣: 急促。 ③ 垒: 垒石,大石。为拄后: 在后支撑,做后盾。 ④ 无使顾: 无使后顾。 ⑤ 养勇: 培养勇敢精神。 ⑥ 曰: 如果。 ⑦ 椁: 包盖,加固。 ⑧ 外道: 城外大道。可: 可筑。难: 阻难。 ⑨ 害: 要害。亭: 瞭望亭。 ⑩ 织女之: 像织女三星呈三角形排列。 ⑪ 阎术: 术阎,里门。 ⑫ 举: 取。 ⑬ 佐城: 帮助守城。 ⑭ 值: 估定价值。 ⑮ 邮亭: 烽燧守望之所。 ⑯ 臂梯: 有臂之梯。 ⑰ “袤”原作“长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 ⑱ 报: 往复缠绕。 ⑲ “匝”原作“杂”,据岑仲勉校改。 ⑳ 主国: 国都。 ㉑ 属: 继。 ㉒ 据岑仲勉校改。 ㉓ 去来属次: 敌人来往行踪不定。 ㉔ 射栖: 敌矢可达城郭。据岑仲勉校改。 ㉕ 篮: 大筐笼。 ㉖ 郭会: 到外城。 ㉗ 城会: 到内城。 ㉘ 田者: 在田间耕作的农民。 ㉙ 旁视: 四处巡视。 ㉚ 斗食: 每日一斗,每日两餐,每餐五升,一年三十六石。 ㉛ 三食: 三分斗而日食其二,每餐食三升小半,一年二十四石。 ㉜ 四食: 四分斗而日食其二,每餐食二升半,一年十八石。 ㉝ 五食: 五分斗而日食其二,每餐食二升,一年十四石四斗。 ㉞ 六食: 六分斗而日食其二,每餐食一升大半,一年十二石。 ㉟ 日再食: 一日两餐。 ㊱ 约: 节约。 ㊲ 据岑仲勉校改。杀: 减。
 
“寇近,亟收诸离乡金器若铜铁及他可以佐守事者①。先举县官室居、官府不急者②,材之小大、长短及凡数③,即急先发④。寇薄⑤,发屋⑥,伐木,虽有请谒⑦,勿听。入柴,勿积鱼鳞参,当队⑧,令易取也。材木不能尽入者燔之⑨,无令寇得用之。积木,各以长短、小大、恶美形相从,城四面外各积其内,诸大木者皆以为关鼻⑩,乃积聚之。”
“城守,司马以上父母、昆弟、妻子有质在主所,乃可以坚守。署都司空⑪、大城四人,候二人,县候、面一⑫,廷尉、次司空、亭一人。吏、侍守所者,材足⑬、廉信、父母昆弟妻子有在葆宫中者,乃得为侍吏。诸吏必有质,乃得任事。守大门者二人,夹门而立,令行者趣其外⑭。各四戟,夹门立,而其人坐其下,吏日五阅之,上逋者名。”
“池外廉有要、有害,必为疑人,令往来行夜者射之,诛其疏者。墙外水中为竹箭。箭尺广二步,箭下于水五寸,杂长短,前外廉三行,外外向,内亦内向。三十步一弩庐,庐广十尺,袤丈二尺。百步一队,队有急,亟发其近者往佐,其次袭其处⑮。守节⑯: 出入使,主节必疏书⑰,署其情⑱,令若其事⑲,而须其还报以检验之⑳。节出: 使所出门者,辄言节出时操其名。阁通守舍,相错穿室。治复道,为筑墉,墉善其上。”
“取蔬,令民家有三年蓄蔬食,以备湛旱㉑、岁不为㉒。常令边县豫种蓄芫、芒、乌喙、椒叶,外宅沟井可填塞,不可,置此其中。安则示以危,危则示以安。寇至,诸门户令皆凿而类窍之㉓,各为二类,一凿而属绳,绳长四尺,大如指。寇至,先杀牛、羊、鸡、狗、凫、雁、彘,皆剥之,收其皮革、筋、角、脂、脑、羽。”
“吏槚、桐、栗厚,简为衡柱,事急,卒不可远,令掘外宅林,课多少,若治城为击。为铁钯,三隅之,重五斤以上㉔。诸林木渥水中㉕,无过一筏㉖。涂茅屋若积薪者,厚五寸以上。吏各举其部界中财物可以佐守备者上㉗。”
“有谗人,有利人,有恶人,有善人,有长人,有谋士,有勇士,有巧士,有死士㉘,有内人者,外人者,有善爱人者,有善斗人者㉙,守必察其所以然者,应名乃纳之。使人各得其所长,天下事当。均其分职,天下事得。皆其所喜,天下事备。强弱有数,天下事具矣。”
“民相恶若议吏,吏所解㉚,皆札书藏之,以须告者之至以参验之。睨小五尺不可卒者,为署吏,令给事官府若舍。垒石、厉矢、诸材器用皆谨部,各有积分数。为轺车以枱㉛: 盛矢以轺车,轮毂广十尺,辕长丈,为三幅,广六尺。为板箱,长与辕等,高四尺,善盖上,治中,令可载矢。”
子墨子曰:“凡不守者有五: 城大人小,一不守也。城小人众,二不守也。人众食寡,三不守也。市去城远,四不守也。蓄积在外,富人在墟,五不守也。率万家而城方三里。”
 
〔注释〕 ① 离乡: 边境乡镇。 ② 举: 查勘登录。 ③ 凡数: 总数。 ④ 发: 征收。 ⑤ 薄: 迫近。 ⑥ 发屋: 拆毁房屋。 ⑦ 请谒: 托私情请求照顾缓办。 ⑧ 当队: 当路。 ⑨ 燔: 烧。 ⑩ 关鼻: 一端穿孔可以绳系连。 ⑪ 署: 置。 ⑫ 面一: 每面各一人。 ⑬ 材足: 有充足的才能,有能力。 ⑭ 趣: 快走。 ⑮ 袭: 继。 ⑯ 守节: 太守之符节。 ⑰ 主节: 掌管符节之吏。疏书: 书写。 ⑱ 署: 记载。 ⑲ 若: 如,符合。 ⑳ 须: 等待。 ㉑ 湛: 久雨。 ㉒ 岁不为: 年景不好,五谷不成。 ㉓ 类窍: 穿孔。 ㉔ 据岑仲勉校改。 ㉕ 渥: 浸渍。 ㉖ 筏: 排。 ㉗  ㉘  ㉙ 据岑仲勉校改。 ㉚ 解: 辩护。 ㉛ 轺车: 轻小便捷的马车。
 
【鉴赏】 《城守》选录《备城门》、《备高临》、《备梯》、《备水》、《备突》、《备穴》、《备蚁附》、《旗帜》、《号令》和《杂守》等篇文字,内容属于墨家的军事学说,论述墨家积极防御战的战略战术和守城的技术方法。
《墨子》城守篇的特色,是总结小国小城人民积极防御战争的规律。它通过守城战斗的军队编制、武器装备、工程构筑和战斗过程,论述积极防御的战略战术,在中国军事学说史上有重要价值。
《墨子》城守篇,是中国古代积极防御战的经典,跟主要讨论进攻战规律的《孙子兵法》,恰成古代军事学说中的双璧,相辅相成,互为补充。墨家积极防御的军事学说,在当代中国和世界,具有更为特殊的现实意义。从本质上说,人民要保卫自己的和平生活与劳动成果,只有实施积极防御的战略战术。
《备城门》论述的战略形势,是敌众我寡,敌强我弱。其论敌我力量对比说:“客(敌)攻以队,十万之众。”说明“守小城”的战略抉择,是在严峻的军事形势下被迫做出的,需要巨大的战略勇气和充分的战术准备。
反映大国进攻战规律的《孙子兵法》,屡言野战军调动,《作战篇》说,“凡用兵之法”,“带甲十万”,“日费千金,然后十万之师举矣”。《用间篇》说:“凡兴师十万,出征千里。”《孙子兵法》所说的情况,跟墨子所说防御战的若干细节相符。
攻者为强国大国,拥十万精兵,守者为弱国小国,止万家之民,这种攻守双方力量对比的形势,反映了当时进攻和防御战的一般情况,具有典型性。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战略形势下,最佳选择是结成最广泛的抗战守城统一战线,把小城人民保家卫国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,并发挥到极致。
《备城门》论述在“大攻小、强执弱”的形势下,积极准备,争取防御战胜利的战略战术,重点论述城门城墙的守备技术和方法。其中“引机发梁”,即用滑车牵引的活动吊桥,以及转射机、掷车,即运用杠杆原理制造的抛射投掷机械等,颇能代表墨家手工业工匠集团的技术水平和智慧特色。
《备城门》载,禽滑厘就当时军事形势询问墨子说:“甲兵方起于天下,大攻小,强执弱。吾欲守小国,为之奈何?”墨子时代,齐晋楚越四大国对峙,四分天下。《非攻下》载墨子说:“今天下好战之国,齐晋楚越。”《节葬》也记载墨子曾说:“南有楚越之王,而北有齐晋之君,此皆砥砺其卒位,以攻伐兼并。”
当时齐晋楚越四大国称霸。前453年,韩、赵、魏三家分晋,大诸侯国有齐、秦、楚、越、韩、赵、魏、燕等八个,小国有宋、鲁、郑、卫、莒、邹、杞、蔡、郯、任、滕、薛、曾等十多个。大诸侯国不断进行兼并战争,攻城略地,矛头指向周边小国。在中国走向统一的过程中,这种现象虽属不可避免,但确也给小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。
战略任务“守小国”,是墨家从“兼爱”理想出发,根据“大攻小,强执弱”的军事形势,采取的战略抉择。墨者胸怀抑强扶弱的侠义心肠,其战略任务,是最大限度利用小国弱国的人力物力,采取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外交等手段,最大限度地削弱攻掠一方的有生力量,争取小国弱国防御战的胜利。
在“大攻小,强执弱”的军事形势下,完成“守小国”的战略任务,必须具备主观条件。墨家主张小国居民居安思危,积极备战。《备城门》说,当敌人以“十万之众”,用“临、钩、冲、梯、堙、水、穴、突、空洞、蚁附、轒辒、轩车”等各种战法,气势汹汹地来攻城时,应清醒分析守城战斗的有利形势,以及坚守胜围的条件。
墨子说:“我城池修,守器具,樵粟足,上下相亲,又得四邻诸侯之救,此所以持也。”城墙厚高,守城器械齐备,柴草粮食储备充足,这是物的因素。内部团结,得道多助,是人的因素。凭借人和物两种因素,争取守城战斗的最后胜利。
正确认识军事形势,对战略大局心中有数,做好充分的物质准备和精神准备,就可对可能发生的变故,应付自如。在“大攻小,强执弱”的形势下,要想“守小国”,所凭借的优势条件,就是小国小城人民人力的充分发挥,及对各种积极因素的充分调动。
《备城门》说:“敌人为穴而来,我急使穴师选士,迎而穴之,为之具内弩以应之。”“穴师”是专精开挖洞穴坑道的技师。在战时组织各种手工业技工、技师,利用专业特长,构筑军事工程设施,实行各种特殊的战斗方式。
墨者注意团结内部,争取外援,扩大守城统一战线。《备城门》说:“上下相亲”,“吏民和”、“主信以义,万民乐之无穷”。《备城门》说:“得四邻诸侯之救。”这是争取外援。墨者尽人力坚守胜围,把局部小国、小城的有限人力发挥到极致,是古代战争史上的奇迹。
墨家依靠自己掌握的科学知识、手工业技术和施工技巧,为守城战斗设计制造了许多武器、器械,筑城墙,建城门,通过精确设计,最大限度地保存自己和消灭敌人。这是墨家积极防御的军事思想。
墨者是工匠师、技术家的团体,是当时制造先进防御装备的专家,发明创造甚多。如“转射机”、“技机”、“掷车”、“射机”等,均是利用杠杆原理抛掷石弹的战具,是古炮的原型。其他诸如城市防御工程主体城墙,城门洞,城门城闸机关,城上观察、指挥和战斗设施,城外围观察通讯设施,壕池(护城河)内外明暗障碍物“柞格”,以及在城外设置陷阱,城墙内埋设反坑道战的监听设施,城墙上设置收罗敌箭和必要时烧敌的“渠答”,在街巷通设置“里门岗亭”等,均匠心独具,考虑周密。
《备高临》,叙述击破敌人用筑高台攻城的方法。禽滑厘问,敌人堆土为高台,比我城高,用柴草和土做掩体,不断向我城靠近,用弩向我射击,该如何?墨子说,敌人筑土台攻城,是笨拙的战法,“足以劳卒,不足以害城”。
只要在城上临时搭起高台,用“强弩射之,技机掷之,奇器投之”,敌筑高台攻城之法便可破。其中所述“连弩车”体形庞大,结构复杂,使用带轮轴的简单机械牵引弓弦,回收弓矢,一次可出入弓矢六十枚,在当时是一种威力强大的武器。
《备梯》叙述抵御敌方云梯攻城的方法,修筑高于城墙的临时设施,用抛掷器械投掷矢石沙灰,以机发剑,投掷火把,以车推引蒺藜投,并在城外置藩篱等。
《备水》叙述防备和抵御敌方以水攻城的方法: 城内开挖排水沟、用船队决堤放水等。
《备突》叙述防备和抵御敌方袭击突门的方法: 堵塞突门,鼓橐熏敌等。
《备穴》叙述防备和抵御敌方坑道战的方法: 在城内建高楼瞭望监视敌人,用“罂听”审知敌方筑坑道的方向,凿坑道迎击,鼓橐熏敌,用杠杆利剑冲击,用铁钩拒钩敌,短兵相接等。
《备蚁附》叙述防备和抵御敌方像蚂蚁一样密集爬城的方法: 居高临下抛射投掷,用开水浇,用火帘烧,抛洒沙石。战士隐藏在木仓中,用滑车牵引,刺杀爬城敌人等。
《旗帜》叙述守城军队的旗帜、鼓、着装、徽章、信符等军事符号的含义和使用方法等。
《号令》叙述“凡守城者,以急伤敌为上”的积极防御思想,以及守城军队的纪律、法规、禁令、奖惩办法,人员布防和处理上下级关系的原则、方法,征集民财的措施等。
《杂守》叙述防备和抵御敌方筑土台攻城的方法,烽火、徽帜的管理办法,征集民财的措施,围城危机时的节食方法,城防工程设施,以及广纳人才、充分发挥人力作用、以利守城战斗的方法。
墨家积极防御的战略战术,是多层次的立体结构。《备城门》诸篇,是积极防御战的经典,是中华民族对军事学术的杰出贡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因此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、本站不对文章中的任何观点负责,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、内容只用于提供信息阅读,无任何商业用途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(文章、内容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)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2811500808@qq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、维护您的正当权益!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