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墨子·七患》

子墨子曰: 国有七患。七患者何?城郭沟池不可守,而治宫室,一患也。边国至境①,四邻莫救,二患也。先尽民力无用之功,赏赐无能之人,民力尽于无用,财宝虚于待客,三患也。仕者持禄②,游者爱交③,君修法讨臣④,臣慑而不敢拂⑤,四患也。君自以为圣智而不问事,自以为安强而无守备,四邻谋之不知戒,五患也。所信者不忠,所忠者不信,六患也。蓄种菽粟⑥,不足以食之,大臣不足以事之,赏赐不能喜,诛罚不能威,七患也。以七患居国,必无社稷⑦。以七患守城,敌至国倾。七患之所当⑧,国必有殃。
凡五谷者,民之所仰也,君之所以为养也。故民无仰则君无养,民无食则不可事。故食不可不务也,地不可不力也,用不可不节也。五谷尽收,则五味尽御于主⑨,不尽收,则不尽御。一谷不收谓之馑,二谷不收谓之旱,三谷不收谓之凶,四谷不收谓之匮⑩,五谷不收谓之饥。岁馑,则仕者大夫以下皆损禄五分之一。旱,则损五分之二。凶,则损五分之三。匮,则损五分之四。饥,则尽无禄,廪食而已矣⑪。故凶饥存乎国人,君撤鼎食⑫,大夫撤悬⑬,士不入学,君朝之衣不革制⑭,诸侯之客,四邻之使,饔食而不盛⑮,撤骖騑⑯,涂不耘⑰,马不食粟,婢妾不衣帛,此告不足之至也。
今有负其子而汲者,坠其子于井中,其母必从而导之。今岁凶、民饥、道饿,此疚重于坠其子,其可无察邪?故时年岁善,则民仁且良。时年岁凶,则民吝且恶。夫民何常此之有?为者疾,食者众,则岁无丰。故曰: 财不足则反之时⑱,食不足则反之用⑲。故先民以时生财,固本而用财,则财足。
故虽上世之圣王,岂能使五谷常收,而旱水不至哉?然而无冻饿之民者,何也?其力时急⑳,而自养俭也。故《夏书》曰“禹七年水”,《殷书》曰“汤五年旱”,此其罹凶饿甚矣㉑,然而民不冻饿者,何也?其生财密,其用之节也。
故仓无备粟,不可以待凶饥。库无备兵,虽有义不能征无义。城郭不备全,不可以自守。心无备虑,不可以应猝㉒。是若庆忌㉓无去卫之心,不能轻出。夫桀无待汤之备,故放。纣无待武之备,故杀。桀纣贵为天子,富有天下,然而皆灭亡于百里之君者,何也?有富贵而不为备也。故备者国之重也,食者国之宝也,兵者国之爪也,城者所以自守也。此三者,国之具也。
故曰: 以其极赏㉔,以赐无功。虚其府库,以备车马衣裘奇怪㉕。苦其役徒,以治宫室观乐㉖。死又厚为棺椁㉗,多为衣裘。生时治台榭㉘,死又修坟墓。故民苦于外,府库殚于内㉙。上不厌其乐,下不堪其苦。故国罹寇敌则伤,民见凶饥则亡。此皆备不具之罪也。且夫食者,圣人之所宝也。故《周书》曰:“国无三年之食者,国非其国也。家无三年之食者,子非其子也㉚。”此之谓国备。
 
〔注释〕 ① 边国: 指敌国。 ② 仕者持禄: 当官的人,只顾保住自己的禄位。持: 保持,保有。 ③ 游者爱交: 游说的人,只热衷于交际。 ④ 君修法讨臣: 国君修订法令诛讨臣下。 ⑤ 臣慑而不敢拂: 臣下害怕,不敢违反国君的旨意。 ⑥ 蓄种菽粟: 储存种植的粮食。菽: 豆类。粟: 谷子,去皮是小米,泛指粮食。 ⑦ 社稷: 原指土地神和谷神,后代指国家。 ⑧ 当: 存在。 ⑨ 御: 进献,给君主享用。 ⑩ 匮: 匮乏。 ⑪ 禀食: 从国库领取口粮,不另给俸禄。 ⑫ 撤鼎食: 君主撤除用鼎烹煮的食物。 ⑬ 撤悬: 撤除悬挂的乐器。 ⑭ 革制: 改制。 ⑮ 饔食: 熟食,烹饪。盛: 丰盛。 ⑯ 撤骖騑: 撤除驾车四匹马中两旁的两匹。 ⑰ 涂不耘: 不整修道路。 ⑱ 反之时: 返回到注重农时上来,寻求弥补的办法,如粮食不够,补种瓜菜。 ⑲ 反之用: 返回到节用上来,寻求弥补办法,如降低消费。 ⑳ 力时急: 抓紧时间,努力生产。 ㉑ 罹: 遭遇。 ㉒ 猝: 突然,出乎意外。 ㉓ 庆忌: 春秋时期吴王僚的儿子。吴阖闾杀死吴王僚,夺得政权,担心流亡卫国的庆忌讨伐,派刺客要离,伪装逃亡,投奔庆忌,把庆忌骗出卫国,在渡河中刺死庆忌。 ㉔ 极赏: 最高奖赏。 ㉕ 奇怪: 珍奇怪异的玩物。 ㉖ 观乐: 观赏游乐的处所。 ㉗ 棺椁: 棺材和棺材外的套棺。 ㉘ 台榭: 亭台楼阁。台: 高台。榭: 在高台上建筑四面敞开的房舍。 ㉙ 殚: 消耗净尽。 ㉚ 子非其子: 卖儿鬻女。
 
【鉴赏】 篇名“七患”,顾名思义,是讨论国家面临的七种祸患。墨子在此篇中提出治理国家七种祸患的积极方针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发展生产、厉行节约、备战备荒。同时,墨子也严词批判了统治者的骄奢淫逸与肆意浪费。
就发展生产来说,《七患》强调,五谷是人民赖以生存的物资。努力生产粮食,尽力利用土地。财富不够,就回到注重农时上来,寻求弥补的办法。依照农时规律,生产财物,巩固农业这个根本,合理用财,则财物丰足。
就厉行节约来说,《七患》强调,一定要注意节约。粮食不够用,就回到节用上来,从降低消费方面寻求弥补的办法。
就备战备荒来说,《七患》强调,仓库没有储备的粮食,就不能应付凶年饥荒。武器库里没有储备的兵器,正义之师就不能征伐不义之国。思想没有周密的考虑,就不可能应付突发的事变。防备是国家的重要大事,粮食是国家的宝贝,武装是保卫国家的利器。这都是治国的重要方面。反之,国家遭遇敌寇则伤,人民遭遇灾荒则亡,这都是不考虑备战备荒的过失。
《七患》严词批判统治者的骄奢淫逸,肆意浪费。批判统治者用尽府库钱财,添置车马衣裘、奇珍异宝,还役使百姓劳苦不休,修建宫殿楼阁供观赏娱乐。国君死,做厚实棺椁,用很多衣裘陪葬。活着造台榭,死后修坟墓。使人民受苦,府库空虚。君主寻欢作乐,人民痛苦不堪。统治者的昏庸侈靡,给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。
《七患》的语言运用,脍炙人口,颇为精彩。如:“生时治台榭,死又修坟墓”(生时盖豪华宫殿,死后修奢侈陵墓),“上不厌其乐,下不堪其苦”(当官的享乐不尽,为民的痛苦不堪),“国罹寇敌则伤,民见凶饥则亡”(国家遭侵略会破败;人民遇灾荒就逃亡),其中用词: 生死,上下,苦乐,国民,伤亡等,相反对称,比照鲜明,言简意赅,铿锵有力,极富感染力和说服力,读来琅琅上口。
曹耀湘《墨子笺·七患》评论说:“此篇言强本节用之道,教治国者以勤俭也。”强本,就是加强农业生产。节用,就是节约开支用项。勤于劳作,俭省消费,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,传播最久,普及最广。
司马迁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引其父司马谈《论六家之要指》评论说:“墨者俭而难遵,是以其事不可遍循。然其强本节用,不可废也。”司马迁发挥说:“要曰强本节用,则人给家足之道也。此墨子之所长,虽百家弗能废也。”
墨家提倡节俭,主张发展生产,厉行节约。所谓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墨子论述治理国家七种祸患的方略,在今天仍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,值得借鉴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因此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、本站不对文章中的任何观点负责,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、内容只用于提供信息阅读,无任何商业用途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(文章、内容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)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2811500808@qq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、维护您的正当权益!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